秋色橫空

混亂邪惡

【许袁】家里的泰迪是活的怎麽办急在线等

家里的泰迪是活的怎麽办急在线等

全职高手,许斌x袁柏清
OOC注意
瞎几把写
OOC,OOC,OOC,很重要讲三次

0。

事情发生在他生日的那天。
他收到了一只泰迪熊。
“好好和他说说话培养感情,他就会回应你喔!”
送礼的人这麽说着。
不好意思当面拒绝友人好意的他,收下了这只泰迪熊。
不过也只是如此。
他将泰迪熊放在床边,当作普通的摆饰。
之後便再也没有去注意泰迪熊。
所以,他从没注意那泰迪熊的位置,似乎每天都会那麽一些的改变。

1。

袁柏清,微草实验高中二年级 ,在生日的时候收到了一只泰迪熊。
对方的好意毕竟也不好拒绝,於是他在当下忍着问候对方亲戚的冲动收下了这只熊。
不过一个大男生的,对这种娃娃还是没什麽兴趣,也就只是放着让他在床头生灰尘罢了。

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啊—烦死了!”
袁柏清绝望的趴在书桌上,一下一下的拿笔戳着眼前的卷子。
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显示为零点。
“最近怎麽这麽多事!老师更年期到了吗!”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袁柏清回想起在学校因为各种考试不及格而被约谈的景象。
'啪嗒。'微弱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更加响亮,回头一看,原本放在床边的泰迪熊倒在地上。
抱起泰迪熊,袁柏清想起当初朋友说的“可以和它说说话”之类的。
看着它乌黑的眼睛,他伸手戳了下毛茸茸的肚子。
不知受了什麽吸引,他对着泰迪熊唠唠叨叨的将心中的烦躁因素全说了出来。
泰迪毫无反应,就只是只泰迪。
不管怎麽样,袁柏清觉得心中的那块压着的重石消失了。
“反正你也不知道我在说什麽……啊算啦,睡觉睡觉!”
至於他桌上那些未完成的卷子,你说呢?

第二天,袁柏清在学校,看着包中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卷子发愣。
原来我昨天有把这该死的东西写完啊?
“袁柏清!昨天出的卷子做完了吗!”
“啊,这里!”
老师坐在办公桌前,一张一张批改卷子。
袁柏清依然在思考昨天是否有做完这些他视为死敌的题目,而将卷子看完的老师一脸满意的拍拍他的肩并称赞“只要有心还是做得到嘛”接着离开。
袁柏清站在原地,一愣一愣的看着近乎全对的卷子。
“卧槽……原来有作业精灵这种生物存在吗?”

过了一阵子,袁柏清对这只泰迪不再是一开始的不理不睬。
偶尔念书到半夜时,看着习题总是挺无趣的,於是和泰迪说话这事就成了他的习惯。
毕竟吧,如果有比学习更有趣的事,累了当作调剂不也挺好的吗?
不管是学校发生的琐事,还是令他心烦的事,泰迪彷佛有种不知名的魔力,看着它的眼睛,袁柏清就会放松一些,将心中的话说出。
而在不小心趴下睡着後的早晨,他总是会发现身上多了件薄被,手边也多了杯热水。
起初他也是不介意的,只是想着是不是他家某位无聊人士半夜打游戏无聊没睡顺便上楼关心他一下。
後来和同班的刘小别聊天时,对方露出了诡异的神情。
“谦哥不是声称对你采三不管政策吗?这事比较像我哥会做的吧。”
袁柏清惊醒,对啊!那不是隔壁家杰希哥才会做的事吗!方士谦那家伙自己没先睡着就不错了,哪轮得到来关心他!
於是,袁柏清陷入了深思。

2。

时间流逝,某个风平浪静的午後。
袁柏清比平时更早回到了家,然而他家那位总是放养他的无聊人士却不在家。
“该不会是又跑隔壁去吵杰希哥了吧……”
袁柏清看了看桌上尚未收拾的碗盘,放下书包拿到了厨房水槽中放着。
“……抹布怎麽少了?”
看着流理台边空荡荡的挂钩,袁柏清皱起眉。
“又搞啥去了,东西都不收还乱扔啊……”

袁柏清站在门外。
袁柏清眼贴着门缝站在门外。
袁柏清偷偷摸摸的眼贴着门缝站在门外。
“我靠……”
门後,是他的房间。
一只泰迪熊正坐在他的书桌上,毛茸茸的小爪子抓着抹布,擦桌子。
对,擦桌子。
卧槽这是怎麽着?现在的泰迪熊还装电池的吗?扫地机器人吗?不对啊根本没有人去动他吧!这到底是怎麽着完全搞不懂—
'咿呀—'
过度的震惊下,袁柏清一施力并推开了门。
他看见原本背对他的泰迪缓缓转身。

“卧……槽?”
袁柏清呆愣的看着泰迪熊的黑色眼珠就这麽盯着他。
泰迪抓着抹布,跳下了书桌,
走过袁柏清身旁,将抹布放在浴室的水桶内,
走回房间,爬上床,
接着,不动了。

“……”
“……”
“……我刚刚都看见了,你再装死也没用。”
“……噢。”

经过了数分钟的沉默,袁柏清和泰迪熊一本正经的坐在床上。
“我叫许斌,”泰迪熊挥了挥他毛茸茸的小手“就像你看到的,是只泰迪熊。”
“既然你收下了我,那你就是我的主人。”
“透过沟通我们可以吸收感情的能量,觉醒这里的心情”泰迪,许斌拍了拍胸口的位置“好像还可以化人什麽的,不过我也不大清楚。”
袁柏清一脸复杂的看着正坐在他面前的许斌,努力接受事实。
“你有名字?说好的建国以後不许成精呢?”
“我们可是国外来的,店长有申请成精证。”
“你们?还有其他熊?”
“有啊,下回带你回店里看看,顺便买个衣服。”
“……”
袁柏清再度陷入沉默。
“说真的,没衣服挺尴尬的。”
许斌语气认真,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他。
“……行吧,下回跟你回去。别搞一些有的没的啊!”
“放心,我们可一直是很重信誉的,绝对不会欺骗主人。”

“对了,所以之前的作业卷子啥的都是你干的?”
“毕竟放着你不管好像有点不大好,不过自己的作业还是得自己完成啊。”

3。

日子还是像平常一样的过。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适应期,袁柏清也习惯了每天早上醒来有只小爪子拍拍他的肩告诉他上学要迟到了,不懂的习题转头呼救就有可爱的救兵拍着熊掌告诉他要诀,方士谦不在的日子里许斌甚至还能帮忙做点洗衣之类的小家务。
真是,万能小助手啊。
假日平静的午後,袁柏清一脸欣慰的看着桌面上刚放上的一杯温水,感动的喝了口。
“小袁,谦哥今天不在吗?”万能小助手许斌坐在床沿,抬头看着沉浸在感激中的袁柏清。
“咦,不在啊,应该是去找林杰叔了。”
袁柏清偏头想了想,方士谦今天提了一袋子资料就往外走了,而且脸上绝对没有平常要去见王杰希的那种‘我就是要去见冤家不是要去见暗恋对象’的脸。
“那你的作业呢?解决了吗?”
“哦,你之前教我写完啦。”
“那今天要不要出去走走?外面天气挺不错的。”
“啊?”
袁柏清看了看窗外和煦的阳光,阳臺上头还躺着懒洋洋的三毛小猫与银灰色的大猫。
回头看看,他愣是从许斌圆圆的黑眼珠读出了名为‘渴望’的情绪,虽然这八成是个错觉。
这才想起他似乎还没有带许斌去买个衣服逛逛街,去他所说的店里看看。

春日的午後总是特别暖和,不会过於炎热的阳光与偶尔传来的清脆悦耳的鸟鸣,不论是外出还是什麽都不做的晒太阳都非常适合消磨时间。
袁柏清摸了几下三毛小猫柔顺的毛皮,获得软绵绵的喵喵叫与银灰大猫的瞪视,悻悻然收了手,回头抱起许斌带上背包便出门。
一个男高中生抱着一只可爱泰迪熊的画面说实话是挺违和的。走在大街上回头率好歹比平常上升了好几个百分比的袁柏清再次压下了把许斌塞进包包的念头。
毕竟吧,要是一不小心惹到了人不帮忙离家出走了怎麽办?
袁柏清对於这麽一个外表可爱的小帮手还是挺喜欢的,更何况这都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这都产生感情了怎麽舍得。
“小袁,绿灯了。”
正乖巧当只普通泰迪熊的许斌小声提示。
袁柏清看了看对面步行小人剩馀十几秒的倒数,快步奔跑通过。

“你说的店是这里?”
“是啊,怎麽了?”
“没带错路?不是刚刚路过的玩具店?”
“当然不是,样子我还是认得的。”
“哦……你家还,真高级。”
与周遭大大的压克力招牌不同,眼前店铺的招牌仅仅只有一旁的木制小挂牌,上头刻着好看的英文字体,依许斌告诉他的,那是店名。
站在小店铺的橱窗前,袁柏清第一次担心起自己可爱的小钱包。
透明乾净的橱窗映照着袁柏清呆愣的脸,从一旁的玻璃门可以窥见柜檯内的女孩正对着他们微笑。
展示橱窗内,雕花木制桌子上放置着白色桌巾与可爱而精致的小茶具,桌巾边缘缀着做工精细的蕾丝。
一旁似乎是与木桌配套的木椅,上头一只泰迪圆圆的大眼与微微翘起的嘴角看起来十分讨喜。
它头戴浅粉小礼帽,穿着嫩粉色的可爱小洋装,上头装饰着大大的蝴蝶结,下襬有如蛋糕一般的层次还有一层薄纱罩在上头,做工并不输给那些昂贵的知名童装。
一看便能了解这些绝对价值不斐。
摆在店铺门面橱窗内的商品都如此高级,店内商品品质能够低到哪里去吗?当然不会。
“啊,这不是小戴吗,好久不见。”
确认了周遭没有人後,许斌朝着橱窗内的她挥挥手。
而她晃了晃脑袋,从椅子上跳起,十分活泼的蹦上蹦下对着他们挥手。
“许前辈好久不见!他是你的主人吗!”
玻璃橱窗似乎没什麽隔音效果,甜美可爱的女声清楚的传出。
“是啊,不过怎麽是你在这里,叶神呢?”
“叶神被最近来帮忙打工的男孩子带走啦,店长说他就是为了叶神才来帮忙的!”
两只小熊隔着一片玻璃欢乐的閒话家常,即使是站在午後阳光下的袁柏清都不忍心打断。
虽说不是正午,阳光并没有那麽的强烈,晒一会暖暖的挺舒服。但一直晒着也是会热的。
下次绝对不要信什麽阳光很暖很舒服了,宅在家就好。袁柏清如此想着。
“好了,先停一停吧,外头挺热的。”
许斌抬头,伸出爪子朝太阳挥了挥。
“啊,对耶,许前辈的主人抱歉啦,先进来逛逛吧!下次要再来找我玩哦!”
“嗯?哦、哦,会的会的。”
如果钱包没有挂点的话。

“啊……活过来了。”
推开门,凉爽的空气迎面而来,一瞬间彷佛到了天堂。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麽需要吗?”
轻快柔和的少女音传来,穿着可爱小熊围裙的马尾少女微笑着“请问有什麽需要吗?”
“呃,那个,这个……”
袁柏清陷入混乱,不知所措。
“店长,好久不见。”
许斌从容地向少女挥手,并回头看了看袁柏清。
“小袁,这是我们店长。”
“啊?这麽年轻?”
袁柏清感觉他想像中的坐在工作室的小老头画面碎了。
“也没有看起来这麽年轻……其实店长她—”
“小斌?”
“—咳咳,保养得很好,就是这样。”
……世风日下,万恶的资本主义哦。

经过一段时间的叙旧,许斌带着袁柏清到了服饰区。
“所以说,你想买哪种的来着?”
“嗯?你决定吧,方便行动的就好。”
“那我挑裙子?”
“……千万别。”
最後综合了一人一熊的意见,买了几套可以更换的服装。
休閒风的T恤与牛仔裤、泰迪熊正好可以拿着的小扫把与小扫帚、白色的围裙……等,途中店长小姐还指了几套服装笑得无比甜美地说可以算便宜点,便无视了许斌的抗议指挥附近正在打扫的打工少年拿去打包结帐。
袁柏清欲哭无泪地瞪着乾瘪的荷包并对那些离开自己的毛爷爷们表示怀念,许斌则是由店长吩咐刚才那位工读生带去换衣服。
在等待的时间内,袁柏清在店里到处绕绕。木架子上的泰迪们都有自己的特色,转个弯又是不同的可爱小动物布偶。
“请问你要找谁吗?”
站在一只小短腿柯基面前,温和的男声从一旁传来。
他看看左手边的墙面,再看看右手边的一堆企鹅布偶。
就算这店有产神奇泰迪也不至於连墙都能说话对吧?
於是袁柏清转向右手边的企鹅群。
“嗨,你是许前辈的主人吗。”
站在一大波企鹅团最前方的小企鹅挥着短短的翅膀,语气温和。
“呃……是吧,你是?”
“我是江波涛,目前无主,你要带我们回去吗?”
“不了,我养不起。”
袁柏清想了想扁平的钱包,十分果断地拒绝了正眨巴眨巴着眼的小企鹅。
“哈哈哈,开个玩笑,不用太认真的。”
企鹅江波涛笑着摆了摆翅膀,态度十分友善。
“这位同学,你的熊好罗。”
捧着许斌熊的工读生从一边柜子旁探头,眼神在袁柏清与企鹅群之间扫了会,“江波涛,你未来主子不说等会要来把你整群企鹅接回家吗,还没来啊?”
“诶,小周这个时间还在工作吧,可能要等傍晚?”
“是吗,那你们先休息休息收拾下行李。”
“好啦好啦,沐秋你帮我们收一下就行了吧。”
“自己收!我很忙的!”
打工少年朝企鹅翻了个白眼,把换上了衣服的泰迪许斌和一大袋子的服饰递给袁柏清,“衣服都打包好了,有附注意事项和名片,如果回去後有问题再联络我们。”
“哦……好,谢谢。”
打工少年挥挥手
袁柏清看了看换上全新服饰,豪无反应彷佛生无可恋的许斌,又低头瞥了眼颇重的袋子。
突然感觉荷包似乎死得有点冤。

4。

回到家,一开门便是一大早失踪的那位站在玄关,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气势。
虽然袁柏清只觉得这是方士谦又忘吃药了。
“小袁,今天去哪了?”
“出去逛逛。”
“逛街?一直秉持假日要坚守宅男传统不出门不运动不劳动的你?”
“卧槽,那不是你吗!我都还没问你跑哪去了!”
“男子汉大丈夫,小事情就别在意了,不劳挂心。”
“哦,这句话还给你,我回房间了。”
“站住!”
刚闪过方士谦跑到楼梯前的袁柏清一个眨眼的空档,就看见原本还在他身後的人利用大长腿的优势以螃蟹的横走方式,几个大跨步就就挡在他面前。
“我说小袁,你这麽躲你哥我,爸妈在遥远的那边会伤心的。”
“伤心个毛,你这样讲小心爸打你。”
“唉,叛逆期的青少年……”
“比长不大的老小孩好吧。”
“抱着小泰迪的人说我长不大?”
方士谦挑眉,看着袁柏清怀中的泰迪熊,“还买了衣服啊?挺精致的,不便宜吧啧啧啧啧。”
“……别跟我提价钱。”一想起结帐时的那一串数字,袁柏清感觉胃部隐隐作痛。
“这麽看来是大失血啊,这只熊是谁送的来着这麽宝贝?女朋友?”
“才不是好吗,好了好了我还要去……”
“不会吧,男朋友?”
“我可去你的方士谦。”
袁柏清对还在好奇的看着他的方士谦翻了个大白眼。
“老子要去热爱学习了,别对我的熊指指点点。”
“哦,去啊,又没挡你。”
“……”
袁柏清对眼前这个一脸正直的哥哥表示了鄙视。
正当他踏上了楼梯。
“……诶,小袁,到家了啊,晚餐要吃什麽吗?”
一路上毫无反应的许斌揉揉眼,抬起了头。
正对上了楼梯旁方士谦的目光。

评论(9)
热度(48)

© 秋色橫空 | Powered by LOFTER